当前位置:主页 > 珠宝专题 >

珠宝沉默不语,却能打动人心

  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珠光宝气,却比任何语言更能打动女人的心”。从古代到现在,人们非常喜欢珠宝。配饰设计不仅有工艺的特殊要求,更是设计师审美构思与时尚品味的体现。

  各个国家都有不同的人文主义特征,由此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珠宝设计理念,有些风格张扬,有些神采内敛。正是由于这些差异,使得珠宝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将玉雕和金钻相结合,向世界传播中国玉器文化。

  在采访中,马瑞说:“只有中国有玉雕,而中国做了几千年,这就是我们积淀的文化,西方没有。”玉本身是一种原料,一种文化认知,一种对玉文化的感情,雕刻题材也大多建立在中国人的文化认知上。所以,国外对玉雕艺术的重视不够。

  马瑞将玉石与贵金属、钻石相结合,以鲜花和植物造型为基础,进行艺术创作。在创作初期,马瑞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直到“兰花开”在瑞士巴塞尔珠宝展上展出。

  谁也没有见过一件作品融合了金属宝石与玉石互相缠绕的高难度设计,以360度立体雕刻和阴阳雕刻工艺呈现出来,在表现兰花柔美纯洁的同时充满生命力,传达一种全新的设计语言。

  目前饰品设计经常被重复的现状,不断的吞噬着设计师的热情。而马瑞也在努力做到不模仿传统的玉雕,甚至不模仿自己。

  “我所做的一件事,就是中国的和田玉、翡翠,可以说是不,我所做的一件事就是用这个式样垒一块砖头,等我垒到一面墙的高处,让大家看一看,才会有更多的人来建它。”马利说。

  珠宝产业对个人个性化定制的需求日益旺盛,佩戴者往往希望珠宝能表达或纪念一些特殊的意义。玛瑞认为,新中式珠宝不仅要兼顾设计技巧、材料运用、镶嵌手法、表现力等方面,要不露痕迹地表现中国文化,更要有灵魂和思想高度。

  “做艺术设计不是头脑一热就做一件事,这中间是数不尽的人力物力的投入,是不停地做实验,没有做好准备就不做,因为无论在时间、精神和财力上都是巨大的考验。”马利说。马瑞天生是一个随和的人,从不按他们的惯例出牌。

  在走珠宝这条道路之前,他决定不再制作东方和西方的传统珠宝,而是创造自己的“马瑞派”风格。他出身玉雕世家,不能以精湛的技艺为荣,因为这是一种可以用时间去磨练的本领,但他对那些坚持在自己的领域敢于尝试,寻求无限可能的艺术家表示钦佩。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